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不伦恋情 - 欢乐颂:母畜串烧曲 第壹部 欢乐颂篇 (壹)
欢乐颂:母畜串烧曲 第壹部 欢乐颂篇 (壹)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免费中国人做人爱视频_第一福利在线永久视频_欧美在线香蕉在线视频_av女主播]

地址发布页:

   第壹部 欢乐颂篇 (壹

    夜色阑珊,飞机距离降临浦东机场仅剩壹个小时,头等舱裏,萧权心满意足
地浏览着企业并购文件。这次美国之行收获颇丰,他不但在那裏彻底征服了壹个
女人,更全程通过网络操控,将壹家全国知名的企业——众诚集团收入囊中。

    萧权今年不过三十岁,能有今日这番成就,尽因为继承了壹份属于外星人的
遗产。他为此获得了常人不敢相信的好处,尽管这份好处令他背负上了壹份奇特
的代价,但萧权实则乐在其中。

    “萧总,不知您可还满意?”

    坐在他旁边的女郎既是众诚集团现任总经理,年芳二十九岁的苏明玉,已有
壹名姓石的丈夫,个体经营饭馆。今天回国,苏明玉穿着壹身黑色西服套装,披
着乌黑长发,裙摆下的黑丝美腿笔直线长,更穿着壹双十字交叉的高跟凉鞋,性
感至极。

    “这段时间辛苦妳了,明玉,欢乐颂小区2 号23层加24层,这可花费不菲呢。”

    萧权如此说道,其实心裏也美得很。欢乐颂小区并非高档公寓区,但他也正
是乐得在平民之中隐藏壹份奢靡。壹栋楼层六套住宅,围绕电梯井而建,总共是
愈十八间卧室,超五百平米的整体空间。他壹口气买下两层,便是三十六间卧室,
与壹千平米的复试大平层!

    这已经足够夸张,而购买之后的壹套整体装修施工,不但打通了全部十二套
房子,还对内部结构进行了调整,取消了第24层的电梯井,使其确实成为壹套贯
穿两层楼体全部空间的复试大平层。他还将第23层电梯间裏其他多余的户门全部
拆除,只剩壹扇双开的橡木大门,通往新修的宽敞玄关。

    苏明玉察言观色,知道萧权此时心情大好,望向周围,发现少数几个能窥到
他们的头等舱乘客也都在入睡中。于是她小心地俯下身来,解开萧权的牛仔裤,
从中掏出壹根明明仍显疲软,却仍有四英寸长的阴茎,然后将它含入口中。

    苏明玉已经认识萧权两年了,这也就意味着,她已成为萧权的性奴隶长达两
年了。

    调教性奴隶,这既是萧权隐藏在内心多年的阴暗欲望,也是继承外星人遗产
后的债务。他完全没把接受调教的女人当人看,而这些女人在被调教完毕后,也
确实都完全丧失了作为人的尊严。有时候觉得手下母狗太多,萧权也会将其中壹
些不再喜爱的货色转增他人,从中牟利。

    至于眼前这个苏明玉,萧权还远没到腻歪的时候,听说他们苏家人口兴旺,
保不齐哪个亲戚偶尔就能帮到自己壹把。就好比苏明玉本人,若没有她裏应外合,
萧权又如何能轻易收购众诚集团?

    苏明玉的口技十分娴熟,壹条柔软的香舌不断在萧权的阴茎上舔舐,没过多
久,阴茎便已高耸立。但头等舱实在不是做爱的好地方,苏明玉早已因自己的行
为湿润了下体,她委屈地看了眼萧权,希望他能作注意。

    不过萧权这会儿早把注意力放在了另壹个女人身上。

    那女人穿着黑白色西装,棕黑色波浪短发,年纪最高不过三十,显得既成熟
又极具青春魅力。她正在熟睡中,但显然是在装睡,她正巧把化妆镜摆在了壹个
恰到好处的位置,萧权看得壹清二楚,那女人竟在偷窥她和苏明玉!

    “真有意思……来吧明玉,把妳的裙子撩起来。”

    萧权是真的性奋起来了,苏明玉闻之更是大喜。她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撩
起西服裙摆,只见这是壹双半透明的黑丝吊带袜,而在吊带的尽头处,竟是壹片
干凈美丽粉嫩肉丘。苏明玉竟不但没有穿着内裤,更还剃光了阴部的毛发,而此
时她分开双腿,那裏居然已经水光莹莹了!

    安迪坐在前边的席位前,不由得倒抽壹口凉气。

    安迪受到友人邀请,从纽约转机洛杉矶回国,準备奔赴魔都就职。这本是壹
件很平常的事情,但谁能想到,她居然会在飞机上,尤其还是头等舱坐席中见到
这样的壹幕!

    她初见苏明玉这女人时没感到任何意外,只觉得对方就是另壹个白领女强人
罢了,可谁能想到,她竟然隐藏着如此惊人的打扮,更跟自己的男伴直接在飞机
上做起来了!

    苏明玉自是兴奋了,她动作熟练地跨上萧权地身子,将光洁无毛的下体向阴
茎凑去。当萧权的龟头插进她的淫穴中时,苏明玉发出壹道压抑的兴奋呼声,然
后不用萧权吩咐,她便自行解开衬衫纽扣,并扭动起腰肢来。

    天啊。

    安迪目瞪口呆地望着这壹幕。她是性冷淡,或者她壹直认为自己如此,这麽
多年来都从未有过男朋友便是明证,她甚至畏惧被其他男人碰触。然而如此,她
今日竟忽然间到了这样的壹幕,那个女人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她和他究竟是什麽
关系!

    过不多时,萧权的享受便到了高潮边缘,这两年裏,他已不知多少次在苏明
玉的骚穴裏灌浆,次数远远超过苏明玉的丈夫。这壹次也不例外,他用力抓紧苏
明玉的丰臀,下身用力壹顶,阴茎狠狠插进苏明玉的骚穴最深处,并喷射出壹股
浓稠至极的精液!

    苏明玉早已被调教成合格的性奴,哪怕她同步抵达高潮了,但依然强忍着,
并未在头等机舱中发出任何声音。她只是尽全力收缩着穴肉,享受高潮的每壹份
舒爽,将萧权的精液尽可能多地榨出!

    终于,激情的性爱结束了,萧权满意地拍拍苏明玉的脑袋。苏明玉立刻从他
身上爬了下来,不顾自己刚刚被内射的下体即将外溢,她蹲到萧权身旁,俯身用
口舌用心清洁起阴茎来。

    “真是个有意思的女人……”

    而萧权依然在窥探着前座的那个装睡女子,他看到她面色明显有些潮红,仔
细瞧瞧,这也着实是个身材绝佳、相貌可人的成熟女白领。可惜他萧权这些年来,
实在已经调教过太多的女人,见怪不怪,不然看这壹位的姿色,若换成好几年前,
他怕是早就忍不住了。

    “但即使如此……明玉。”

    他又拍了拍苏明玉乖巧的脑袋:“给我查壹下这个女人的资料,以后有用。”

    苏明玉嘴裏仍含着萧权的阴茎,她抬首向前方望去,露出壹个会意的微笑。

    “是,主人!”

    ……

    欢乐颂小区交付于五年前,五年来,小区上空永远飘蕩着装修的声音,但晚
间飘蕩在楼道中的煎鱼香味也日渐浓密起来。由于小区地段良好,装修精致,入
住率确实很高,但对于居住在2 号楼2202号的三个合租女孩们,最近这段日子却
壹点都不好过。

    首先是不知怎的,壹直空閑着的2201和2203房,以及整个楼上23层都搞起了
大装修,而且全部都是加班加点的装修,害得三个女孩几乎夜不成寐,就连通风
换气都往往变成奢侈,其中樊胜美因为是住在客厅改建的卧室裏,没有窗户,壹
整个夏天都没怎麽敢开门通风,直嚷嚷自己都快发霉了。

    再就是新邻居的问题。2201新搬来壹位大企业的公司女高管,名叫安迪。这
壹位的性格倒是挺好,平日裏甚至还挺关照关雎尔的,三个女孩中最年轻的那位
世界五百强实习生。但另壹位就截然相反了,富二代曲筱绡在搬进2203的当天,
就几乎把2202的三个女生得罪了个遍,甚至还指着安迪称她被包了二奶,直到被
当场打脸才有所收敛。

    再然后,起码对于樊胜美个人而言,日常的苦恼中自然免不得应付哥哥赌债
壹事。

    樊胜美的确是个超级大美人,她身高170cm ,D-Cup ,三十岁的年纪,但身
材妖娆而不失丰腴美感,壹双长腿更经常能引来苍蝇环绕。可以说,若是她做腻
了HR,打算靠卖身给家裏人还债,绝对够得上外围女的身价。

    正所谓福祸相依,这两天裏,她固然被那个叫曲筱绡的小婊子折腾得够呛,
更为家裏催债的事惹得壹身烦恼,却到底有好消息送上门了。万万想不到,那个
壹直在23层大搞装修的户主,居然是个英俊潇洒的富二代。而且当他下楼,在2202
门口碰到樊胜美时,明显被她给吸引到了。

    “加油啊,小美,只要能攀上他这根枝头,妳这辈子就发达了!”

    夜裏七点,她在家中穿着打扮整齐,在镜子前为自己加油鼓劲道。

    ……

    “曲筱绡,24岁,魔都小有名气的富二代,家中以地产生意为主,现回国经
商历练,并意图和兄长曲连杰争夺家产。”

    “邱莹莹,23岁,从小城市来魔都打拼的普通小职员,贪玩好动,性格直率
但鲁莽。”

    “关雎尔,22岁,外企实习的应届毕业生,小城市中产阶级出身,家教良好,
性格沈稳乖巧,但从未经历过恋爱。”

    “樊胜美,30岁,外资公司资深HR,爱慕虚荣,家境不好而且重男轻女,挣
的钱都给哥哥还赌债了,期望能够钓得金龟婿……”

    夜裏七点,欢乐颂小区2 号楼23层的公寓裏,萧权正审读着苏明玉递交的调
查资料。也是巧了,楼下竟壹口气居住着五个风格各异的美少女,其中之壹更是
他在归国飞机上偶遇的那位。萧权也是忍不住想笑,那个安迪在第壹次正式见到
自己时,表情真是精彩极了。

    “我这裏的负债,这会儿倒是不急着还,但老天爷既然壹口气给我送来五只
上好的母畜,我要是给糟蹋了,岂不是暴殄天物?”

    话音刚落不久,门厅那裏便响起了铃声。

    “您好,萧总……”

    樊胜美盛装走进萧权的宅邸,饶是早有心裏準备,仍被狠狠地吓住了。

    樊胜美没少去酒吧夜总会钓金龟婿,但真正走进壹位富翁的宅邸,到底还是
第壹次。相识不久,她只知道萧权是壹家公司的老板,但完全不清楚他究竟身家
几何。可即便如此,樊胜美很清楚,以这种宅邸的规模和装修,就算是住别墅的
老板们都未必能及。

    首先是这玄关,它本来就有两扇门的宽度了,更足足有四米多长,两侧的鞋
柜简直能装满壹个舞蹈培训班全部女生的鞋子。玄关地面铺着晶光闪闪的黑曜石,
前边的会客厅地面也同样铺着柔软的地毯,108 寸的4K电视机,还有壹整面全景
观景平台!

    “看呆了?”

    萧权笑吟吟打量着这只已然既定的母畜:“我亲爱的美人,妳还打算在门口
站多久?”

    樊胜美这才回过神来,想起今晚约会的另壹重性质,她不禁俏脸壹红:“真
抱歉,萧总,让您见笑了。”

    为了今晚的会面,樊胜美穿了壹条铅灰色的高档晚礼服,这是她收到萧权信
息后,咬牙贷款买下的名牌真品,就为了怕萧权看穿她平日裏穿的那些假货,把
今晚的约会搅黄。不过还好,第壹次约会就定在男方家裏这种事,任谁都知道会
发展到哪壹步,其实穿的是什麽真的不重要。

    “先进屋吧,小美。”

    萧权笑吟吟牵上她的手道:“我们先吃完饭。”

    西式餐厅裏的确已摆满了美食,今晚的第壹件事也的确是进餐,樊胜美被这
如梦似幻的环境所倾倒。她吃的居然是真品的和牛牛排,喝的也是名贵的拉菲葡
萄酒,面前英俊的富二代对她谈股论今,壹点都不是个大脑空空的绣花枕头。老
实说,哪怕今晚的约会别有目的,樊胜美也真不由得对他动心了。

    “所以,小美妳每个月都要向家裏汇钱。放心吧,做了我的……哼哼,这都
是小意思。”

    萧权根本无需掩饰,他直接当着樊胜美的面操作手机,眨眼之间,樊胜美感
到手机壹阵震动,低头壹看,她顿时惊愕地捂住了嘴巴。

    “萧总……二十万?!”

    多少来着,她前两天接到母亲电话的时候?貌似哥哥是又欠了别人五万元吧,
这笔钱照例是得由樊胜美来掏的,也就是壹口气耗光她差不多五个月的工资。她
为此找上了萧权,壹个明显对自己很有好感的英俊的邻家富二代,寻思着如果正
好能委身于他,应该就能凑出这笔钱了吧。

    可谁能想到,竟壹口气就是二十万!

    “萧总,这……这太多了吧?”

    若换成同居的邱莹莹或关雎尔,此时恐怕除了惊喜再无他想,但这可是樊胜
美。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她樊胜美就算再漂亮,又岂能卖上二十万的高价。她
倒是没傻到以为这会是壹个晚上的价格,但就算两千元包夜,这也够壹百个晚上
了吧?!

    “不多不多,小美人儿,比起妳要付出的代价,这些钱壹点都不算多。”

    萧权依然笑吟吟的,他知道樊胜美心裏的想法,更深知,现在绝不是暴露自
己真实目的的时刻。母畜调教需要壹步步地来,就算被逼到尽头了,大部分人也
绝不会直接答应这样的提议。

    “萧总,我真不知该如何感谢您好了,就算我知道今天晚上,但是……”

    樊胜美知道是时候了,恰好今晚,邱莹莹和关雎尔都很晚才会回来。

    萧权点了点头:“站起来。”

    没错,是时候了。

    樊胜美不由得脸红起来。

    归功于自己的社会经验,她很清楚萧权究竟在玩什麽把戏,也就是富人常有
的那种调调。站起来就站起来吧,毕竟哪怕单宿价格相同,她目前的境遇和普通
的小姐仍有着天壤之别。壹个是只需要面对壹个男人,壹个则是要每日每夜应付
壹个又壹个男人,同样都是被迫卖身,她现在已经幸福壹万倍了。

    樊胜美站了起来,然后壹点点脱去新买的名贵礼服。

    壹具美得令人咋舌的胴体展露在客厅暗色调的灯光下,如美神维纳斯般闪耀
着迷人的光泽,通体白皙如玉,乳房挺拔,小腹平坦,全身上下,唯有笔直细长
的美腿之下,穿着壹双香奈儿的精美高跟鞋而已。

    樊胜美出门之前,并未在礼服内穿着任何内衣。

    萧权欣赏着这只母畜的身躯,不急不躁,起身挽着樊胜美走向壹间卧室。他
衣冠楚楚地打扮着,却挽着壹名全身赤裸、仅着壹双高跟凉鞋的性感女郎,待进
门时,他的手搂上樊胜美丰腴的腰肢,然后顺势轻抚向她饱满的翘臀。

    似乎有壹股神奇的魔力在作怪,仅仅是这轻微的抚摸,樊胜美却感到仿佛全
身都燥热了起来。她明显感到了下体瘙痒,奇妙的空虚感开始折磨她的身体,她
望向身旁的男子,认为自己很清楚为何会发生这种情况。

    “小美,妳真的很美,真的。”

    萧权依然慢悠悠说着,欣赏般轻抚过樊胜美饱满的乳房,指尖扫过之处,股
股电流令樊胜美不由得轻颤起来。樊胜美不由得夹紧了双腿,她惊奇发现,自己
竟仿佛变成了首次出入风月场所的纯情男生,仿佛那些只要和女生牵个手就能直
接勃起的高中少年!

    “谢谢萧总,虽然这麽说很奇怪,但这真的是我的荣幸。”

    樊胜美也不知自己为何会这麽说,但她知道自己该做些什麽,她都已经走进
卧室了,壹间十分宽敞的卧室,双人床其实可以容纳四个人,床沿也只有壹尺高,
紧贴着另壹面宽敞的大型落地窗。这壹切都真的太美了,哪怕她只是壹个被包养
的情妇又如何,这壹切看起来都是那麽的值。

    萧权也不打算让她脱鞋,就让她继续穿着这双高跟,在床上为自己口交起来。
窗外月光明媚,时间尚不到夜间八点,他的阴茎呈完全勃起状态,足有二十多厘
米长,他将樊胜美放躺在卧床上,双腿架上他的肩头,然后挺身插了进去。

    “天啊……好涨啊……!”

    看来这就是可爱的小母畜当前能喊出的话了,萧权开始用九浅壹深的经典技
法操干起来,目的不在于让自己享受,而是令樊胜美体会到她简直无法想象的快
感和愉悦。为此,他不光是不断挺动下体,更很有技巧地轻抚樊胜美的臀侧,轻
吻她架在自己肩上的脚踝和小腿。

    “哦天啊……好舒服……萧总您太棒……哦我的天啊……妳插到最裏面去了
……妳快把我完全贯穿了……妳撑得我好满啊……”

    萧权的六块腹肌充分运作了起来,真仿佛活塞运动般扭动着腰部,他不壹会
儿就更换了体位,用后入的方式继续抽插着樊胜美。

    “哦天啊……妳插得更深了……妳真插到我最裏面了……我魂都要丢了……
不行了!”

    多少次了,樊胜美将要达到高潮,但偏偏就在这时,就在她即将攀上高潮巅
峰之时,她却总卡着这壹层膜过不去。仿佛有什麽奇异的力量在阻止她抵达高潮,
不知不觉间,伴随着各种体位的更换,她已在萧权不急不慢的抽送下,于高潮边
缘徘徊了整整二十分钟!

    “想要高潮吗,我亲爱的小母狗?”萧权估算着时机,在她耳畔呢喃道。

    “想要……我想要……萧总求求妳……快让我爽……哦我的天啊……”樊胜
美现在头昏脑胀,她已持续在高潮边缘徘徊了二十壹分钟,她甚至都无心去想这
种情况是否合理。她也听不太清萧权在说什麽,她只能明白其中大概意思,只是
在这些意思当中……“

    “萧总?!”

    “对,就是这样,我亲爱的小母狗。”

    萧权技巧娴熟地挺动着腰部,以变频的方式继续抽插着樊胜美:“想要高潮
的话,就大声喊出我是母狗这句话,然后主人就会把高潮赐予给妳。”

    “不对……瞎闹什麽……萧总别闹……这不正常……啊……好爽……!”

    偏偏就是在樊胜美意图反驳时,萧权加强了抽松的速度和力度,楞是将樊胜
美直接操得流出了眼泪!

    “好爽,好爽,好爽……啊…………!”

    这时高潮终于要到来了吧,樊胜美感到自己整个小穴都在收缩,她更不禁死
命用双腿夹住萧权的腰,十根精巧的脚趾更蜷缩了起来!

    然而如此,高潮依然没有来到,只是快感突然积蓄到了泄洪的那壹个剎那,
然后硬生生地维持在了那裏,仿佛时间被精致。

    “快给我!快给我!快给我啊!”

    任凭樊胜美如何哭喊,萧权反而降低了抽松力度,硬生生让她从泄洪的剎那
缓缓跌落回来。他没有以此做威胁,硬逼樊胜美非要在此时喊出那句话,他甚至
将阴茎从她的小穴裏拔了出来。

    “萧总?!”

    眼瞅着自己攀升到极点的欲望开始消退,樊胜美惊愕极了,更大为不解。她
甚至忍不住在床上扭动身躯,因为那快感依然强烈,而且是无比强烈的快感,因
为她压根就没有达到过哪怕壹次高潮!

    “今晚到此为止。”

    萧权清楚自己在做什麽,他甩着胯下二十多厘米长、仿佛壹根棒槌般硬挺的
阴茎,从容说道:“楼上楼下,我希望妳能想清楚咱们之间今后的关系,然后再
把姿态给端正了。我可不只是在给自己找情人而已,刚才我说过的话也并不是开
玩笑。钱妳先收着,但请妳先记住壹点,我亲爱的小美。”

    他做出送客的姿态:“我的钱来得容易,但到底也不是那麽容易赚的。”

    看来今晚的事的确暂告壹段落了,樊胜美全身仍残留着欢愉的感觉,甚至头
脑依然发胀,但她能明白这段时间裏究竟都发生了些什麽。

    “妳刚才说的过的话……开玩笑吧,什麽母……”

    樊胜美简直张不开那个嘴。

    “我不逼妳。”

    萧权绅士地将樊胜美从床上慢慢扶起:“我们只是壹个愿打壹个愿挨罢了,
我付给妳钱,让妳满足永不满足的家裏人的胃口,同时也绝对能保证妳衣食无忧、
光鲜亮丽,想要什麽就能有什麽。而作为代价,妳也不只是单纯地做我的女人,
而是更深入壹个层次,玩壹些更刺激的玩法……懂我的意思吗?”

    懂了,或者是樊胜美自觉已经懂了。无非就是富人喜欢的那些调调呗,也就
是名副其实的更刺激的玩法,不只是满足于情妇的身份,而是玩起SM中的主奴扮
演。她樊胜美不但不是初出茅庐的小菜鸟,更还是企图钓起金龟婿的野心女,该
懂的东西都懂。

    “我知道了……”

    接下来是壹段漫长的时刻,樊胜美真不知自己是如何把衣服穿上的:“我会
考虑的,但是萧总,像这样的事情……”

    “当然是保密的了。”

    萧权口头应付着母畜,他太知道调教成功后的效果了,现在的承诺根本不用
放在心上。

    ……

    “樊姐,我们回来啦!”

    逛了壹晚上的街,邱莹莹和关雎尔拖着疲惫的身体返回2202室,却发现客厅
裏灯光熄灭,樊胜美的卧室门也关着,裏面壹点动静都没有。

    “哇,看来樊姐今天是累着了欸,这麽早就睡了!”

    邱莹莹如此说着,嗓门却还挺高:“不过也不算太早哈,有晚上十点了吧?”

    “樊姐工作那麽辛苦的人,睡得早睡得熟,在所难免啦。”

    关雎尔柔声说着,将购物买回的商品分类归纳好:“咱们也都早点睡。我这
裏还在危险的实习期中,妳那裏的工作也才刚开始壹年,生活压力大大的呀。”

    “是啊是啊,生活压力大大的,最需要恋爱和金龟婿来缓解了!”

    邱莹莹攥拳咋呼道:“关关,妳知道的吧,咱们这儿不仅搬来了壹个女老板
和公主病,还有壹个真真正正的鉆石王老五呢!”

    有她说话的功夫,关雎尔已把塑料袋卷好收进抽屉裏了:“首先,不是女老
板是女高管;其次,不是公主病而是讨厌的富二代;第三,妳怎麽知道人家楼上
那位就是单身呢?”

    “哎呀,关关,妳跟我叫这个真干什麽嘛!对了,还说呢,曲筱绡那个女的,
妳看她昨晚上电梯时敲我们那个眼神没,根本瞧不起咱们的样子嘛,脸上笑嘻嘻,
心裏卖嘛批!”

    “小蚯蚓,口德!”

    客体裏于是闹得好不乐乎,樊胜美独自躺在被窝当中,明明已经过了许久,
却依然毫无睡意。她拼命手淫,可不管她如何努力,都完全无法自行达到高潮,
哪怕再如何微弱的壹个都可望而不可即。多少年来,这是她从未体验过的激情性
爱,她的整个身体都被那根粗长硬挺的阴茎捅穿了,欲望有如泄洪湖堤,隆隆席
卷向她全身。

    母狗,这个词在此时听来,竟是那麽的催人情欲。

    ……

    “嗯……嗯……嗯……啊!”

    壹阵摧枯拉朽的沖锋之后,萧权在母畜高亢的呻吟声中,将精液灌入她下体
的洞穴裏。

    中央客厅的全景观景台前,铺着足有床垫般柔软的特质地毯,萧权赤身裸体
地站立着,舒展着自己健美无比的身材,而那个刚刚被内射完毕的绝美母畜,则
立刻坐起身来,用口舌为主人清洁起肉棒来。

    萧权朝走廊方向挥了挥手:“有事?”

    壹名女郎壹直站在客厅角落裏,直到得到传唤才靠近过来,她的年龄约莫二
十七八,身材高挑,气质高冷,穿着黑色蕾丝连体内衣和渔网袜,踏着高跟,恭
敬地向萧权递出手中的平板电脑。

    萧权沈默地阅读着,半晌后道:“真难为这个男人了,昏迷了三年,还真的
醒过来了。”

    女郎轻声说道:“您有什麽打算吗?”

    萧权想了壹想,说道:“他的人生算是被彻底改变了,以前熟知的壹切都将
不复存在。我没有什麽打算,也不需要有什麽打算,壹切顺其自然即可,毕竟所
有的安排,早就都被安排完了。”

    说完这话后,他便招手挥退了女郎,轻抚着身旁乖巧坐着的母畜的脑袋,望
向窗外远方的夜景。在那个方向,有着他最新收购的众诚集团总部大厦,更有其
他早已在他掌控之中的,规模庞大的企业楼群。

    “三十多间卧室,壹千平方米的空间,这下可不愁装不下了……”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